<form id="rdb55"></form>
    <form id="rdb55"></form>

      <form id="rdb55"><nobr id="rdb55"></nobr></form>

        <form id="rdb55"></form>

          <address id="rdb55"></address>
          調研探索
          主頁 / 調研探索 / 正文

          雙碳目標下金融如何更好助力低碳發展

          時間:2021-08-30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盡快出臺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白龊锰歼_峰碳中和工作”被列為“十四五”開局之年的重點任務之一,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一目標(以下簡稱“雙碳”目標)正在成為社會轉型的巨大動力,是經濟社會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系統性變革。金融作為現代經濟的核心,在實現“雙碳”目標中的作用和地位是不言而喻的。當下如何正確理解糾正運動式“減碳”?在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過程中,金融如何發揮引導作用,讓資金更有序且精準地流向“雙碳”綠色項目,支持實體經濟低碳發展?針對上述問題,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能源研究員左前明博士。

          左前明 博士,中國信達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能源研究員、信達證券能源行業首席分析師,從事能源行業研究10余年。

            先立后破

            糾正運動式“減碳”

            《金融時報》記者:中央首次提出糾正運動式“減碳”。那么,什么是運動式“減碳”?運動式“減碳”對“雙碳”工作和經濟社會有哪些影響?

            左前明:去年9月22日,習近平總書記宣布,中國將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隨后,各地方各部門認真貫徹落實習總書記要求,積極行動,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深入人心,社會反響強烈,取得了明顯成效。但在具體實施過程中,有些地區“減碳”異化為某種形式主義,為了政績或者不切實際的過高目標,采取“一刀切”等方式,從而干擾正常的經濟生產及企業經營,造成減排成本和成效難以達到最優。對此,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了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的要求。所謂糾正,即指出了當前工作存在不正確之處。糾正運動式的“減碳”行為,個人理解是對喊口號、搶風口、搞競賽,甚至超出目前發展階段而采取不切實際行動的一次明確警告和糾偏。

            總體而言,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需要堅持系統性、有序性、平衡性和實效性原則?!半p碳”問題核心是能源問題,能源的本質屬性在于支撐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在這個問題上既不能過慢,也不能過快,過猶不及。運動式“減碳”主要體現在激進和教條的“減碳”行為,主要表現為:中長期問題短期化,系統問題片面化,復雜問題簡單化。一是“雙碳”問題短期化?!半p碳”目標是一個分階段、循序漸進的過程,而非一蹴而就、一哄而上的短期計劃。二是就“雙碳”搞“雙碳”,缺乏系統化思維。能源的“不可能三角”即“可及可靠、成本低廉、綠色低碳”,也是能源發展需要兼顧的三大任務,是需要平衡的,過度強調一點或兩點都會帶來其他方面的問題。三是“一刀切”關停合法能源消費和生產企業的行為過于簡單粗暴。這種先破而后立的行為,難免造成部分產品供需缺口,價格大幅波動,給經濟社會正常發展帶來干擾。此外,短期“攀高峰”的沖動也是表現之一。一些企業喊著碳達峰口號,卻盲目上馬“兩高”項目,意圖在所謂的“窗口期”通過人為制造一個排放高峰,以減輕后續減排壓力。所以,中央對于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的要求十分堅決。

            毋庸置疑,運動式“減碳”對于“雙碳”工作自身會帶來負面影響,對于經濟社會發展、人民生產生活也是有害的。一方面,激進的“雙碳”目標與運動式的大干快上減碳行為,會擾亂正常的“雙碳”工作節奏,讓企業在正確處理發展和減碳關系上無所適從,甚至可能出現工作積極性上的大起大落;另一方面,“雙碳”問題短期化,擾亂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有的地方為破而破、先破后立、破而不立,對于上下游產業鏈發展形成沖擊,當然也會制約我國經濟社會健康發展。另外,積極“攀高峰”,不僅低估了后期減碳難度,還可能導致我國“2030年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2005年下降65%以上”的承諾難以實現。而且,當前盲目上馬的部分“兩高”項目,也容易造成產能過剩與巨大浪費。

            《金融時報》記者:在推動“雙碳”目標任務落實中,應該處理好哪些關系,科學合理、積極有序地“減碳”?

            左前明: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3月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時圍繞“雙碳”工作提出“處理好發展和減排、整體和局部、短期和中長期的關系”,已經為合理“減碳”指明了方向。此外,韓正副總理在今年5月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領導小組第一次全體會議上提出“要尊重規律,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科學把握工作節奏”,為合理“減碳”提出了原則要求。

            一是從發展和減排的關系來看,要立足于我國仍為發展中國家的現實,經濟社會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經濟仍需要保持中高速增長。能源是“雙碳”問題的關鍵,而能源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起到了關鍵的基礎性支撐作用。落實“雙碳”目標本質是低碳發展,低碳發展核心是發展,低碳是方式。既要逐步轉變發展方式,調整經濟和能源結構,降低碳排放強度,又不能因噎廢食,唯“低碳”論,簡單教條地“先破后立”。尤其是未來的5至10年,我國依然處在達峰期,即碳排放增長階段,“攀高峰”不可取,不切實際推進“減碳”與早達峰亦不可取,需要科學把握工作節奏。

            二是從整體和局部來看,當前制約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因素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在于各地區、各行業、各企業發展的不平衡。我國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之間,發展水平差距比較大,因此“雙碳”目標不應是齊步走,而應因地制宜。一方面,鼓勵和支持有條件的地方和重點行業、重點企業率先達峰;另一方面,在確保整體“雙碳”目標實現的前提下,允許部分發展相對落后的地區和部分需求有較大增長空間且減排難度大的行業晚達峰或晚中和。即尊重規律,堅持實事求是,做好區域間、行業間、企業間的平衡與協調。

            三是從短期和中長期的關系來看,應動態地看待“雙碳”問題。一方面,短期面臨的是碳達峰階段,即伴隨未來的發展,碳排放依然還有一定的適度增長,工作重心應放在控制增量、優化存量;長期面臨的是碳中和問題,逐步實現增長與排放脫鉤,工作重點則將轉向存量與增量并舉。另一方面,“雙碳”工作也應隨時間推移不斷深化和調整,國際上每5年左右更新一次的氣候目標以及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定期報告一定程度上也說明這一點。還要看到,技術進步在“雙碳”工作中的深層次作用,如風電、光伏等新能源及儲能的降本速度,電力系統優化升級的技術革新,鋼鐵、建材等主要排放部門工藝流程升級與技術進步,碳捕獲、封存與利用(CCUS)等人工負碳及二氧化碳利用技術,其進展與效果也關系到“雙碳”工作的路徑和手段,要與時俱進看待“雙碳”問題。

            雙管齊下

            助力“雙碳”目標如期實現

            《金融時報》記者:如何在一個工業化尚未完成的大國實現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目標?如何在保證經濟社會發展所需能源供應的同時降低二氧化碳排放?能否借鑒國際經驗,助力“雙碳”目標實現?

            左前明:“雙碳”目標對于我國這樣尚未完成工業化的國家確實有難度,尤其是碳中和,總體上還是要認真貫徹落實好中央提出的既定方針和原則要求,辦好自己的事。因為,世界上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工業化國家實現了碳中和。從碳達峰方面看,中外也沒有太多可比性,既有發展階段差異,也有經濟和產業結構差異。歐美國家實現碳達峰實際上是自然達峰過程,最主要還是跨過了特定發展階段,通過產業轉移來實現的,大量高耗能、中低端產業轉移到發展中國家,但是如今也面臨產業空心化的難題。例如,美國已經意識到產業空心化問題,提出了制造業回流。此外,歐美國家在實施低碳發展戰略時,有中國不能比擬的條件,尤其是在能源安全保障方面,最典型的是美國是一個油氣資源非常豐富的國家,而我國缺油少氣,油氣對外依存度連年走高。此外,歐美國家通過技術創新維持產業鏈處于高端,保持了低能源足跡、低碳足跡的優勢,我國作為制造業大國,能源強度自然也會高一些。所以,結合中國國情,走具有中國特色的低碳發展路線,辦好自己的事最重要。當然,也要看到,歐美國家在一次能源消費、能源碳排放達峰后,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進行能源市場化改革、鼓勵傳統能源企業轉型、推進碳市場建設、制定長期轉型戰略,為低碳技術與綠色投資提供了穩定的預期,值得中國在一定程度上學習借鑒。

            從我國國情看,能源活動二氧化碳排放占排放總量近90%,因此“雙碳”問題主要是能源問題。就能源不可能三角而言,過度強調某些方面會帶來其他方面上的問題。如果單純強調可靠性和成本低廉,單純依靠化石能源保障能源安全,相應綠色低碳目標就可能受到沖擊;反之,如果單純強調綠色低碳,就可能使得能源電力供給安全受到影響,并帶來能源電力成本方面的壓力?,F階段,想要在保證經濟社會發展所需能源供應的同時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即在確保能源可及可靠的同時,滿足綠色低碳要求,那么難免會帶來一定程度的能源電力價格上漲,這一點可能需要全社會有一個理性客觀的認識。以能源轉型最具代表性的德國為例,隨著轉型持續推進,2000年以來德國居民電價翻了一番,比歐洲平均水平高出45%,生態稅和附加費占了家庭電價的54%,且麥肯錫預測到2030年,德國電價仍將持續上漲。

            推動經濟社會綠色低碳發展,要持續優化經濟結構、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加快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笆奈濉睂㈤_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在此背景下,做好“雙碳”工作,需要從能源供需兩側雙管齊下、共同發力,進行系統優化調整。

            能源需求側,一是要樹立“節能是最大的減排”理念,更加重視節能、節材與循環利用,因地制宜倡導綠色低碳生活;二是不斷優化技術工藝流程,提高工業、交通、建筑等用能部門的電氣化率,逐步替代化石能源直接利用;三是嚴控煤炭等化石能源消費增長,推動煤炭等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以及由燃料向燃料與原料并重轉變;四是鼓勵電從身邊來,大力推進分布式能源應用;五是深入研究低碳、負碳與二氧化碳利用技術,穩步推廣,推進碳市場建設。

            能源供給側,一是大力發展風電、光伏等新能源和儲能技術,推動水電、核能和天然氣等清潔能源發展;二是推動煤炭智能化綠色開采與洗選加工,產出更潔凈、更環保的煤炭產品;三是在嚴控新增煤電裝機前提下,推動兜底保障、應急備用和調峰電源建設,進行煤電節煤降耗與靈活性改造;四是以電力的輸配環節為主,進行電力系統的改造升級;五是鼓勵傳統能源企業向綠色低碳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

            與此同時,還要在低碳發展建章立制、提升生態碳匯能力、積極發展綠色金融、加強國際交流合作等方面做出不懈努力。

            構建綠色金融體系

            支持實體經濟綠色低碳發展

            《金融時報》記者:作為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助力,我國綠色金融發展空間正加速拓展。在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過程中,金融系統如何發揮引導作用,讓資金更有序且精準地流向“雙碳”綠色項目,支持實體經濟綠色低碳發展?

            左前明:這個問題與上面幾個問題結合起來看會更有探討意義。我們要看到,實現“雙碳”目標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相應的金融支持政策,尤其是綠色金融政策是確保轉型平穩有序的關鍵。

            2016年,人民銀行等部門制定發布了《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這是指導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的頂層設計文件。5年來,中國綠色金融政策框架不斷完善、綠色金融產品不斷豐富,對促進經濟社會綠色低碳轉型發揮了重要作用。下一步,結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處理好發展和減排、整體和局部、短期和中長期的關系”要求以及近期中央關于糾正運動式“減碳”的最新精神,金融機構必須深刻理解和把握各種關系,實現信貸綠色化、投資低碳化。

            一是積極引導資金流向“雙碳”綠色項目,同時警惕運動式“減碳”可能帶來的不當抽貸、斷貸與資本撤出,保持金融系統和經濟社會的穩定性。一方面要看到低碳發展是大勢所趨,“雙碳”領域投資空間廣闊,資金需求量巨大,尤其是在光伏、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和儲能、能效、電能替代、零碳技術等領域具有十分廣闊的前景,未來30多年內,我國實現碳中和所需要的綠色低碳投資規?;蛟诎偃f億元人民幣以上,將為綠色金融帶來巨大的機遇。另一方面也要看到“雙碳”工作非一日之功,而是久久為功,“雙碳”目標的實現也需要平衡好各種關系,尤其是經濟發展與能源安全。因此,對于可能出現的唯低碳論從而帶來的不當抽貸、斷貸及資本撤出傾向要予以高度關注。傳統能源企業依然(甚至可以說在相當長時期內)是我國能源供給的主力軍,也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涉及面廣、從業人員多,不僅關系金融系統自身穩定,更關系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大局。

            二是要結合我國國情,用系統性思維來科學界定好“雙碳”綠色項目范圍,支持實體經濟綠色低碳發展。讓資金更有序且精準地流向“雙碳”綠色項目,必須界定清楚“雙碳”綠色項目的范圍。如今,金融尤其是資本市場有一種傾向,一提到“雙碳”投資就只想到新能源,其實是缺乏系統性思維的一種表現。新能源固然是需要重點鼓勵和支持發展的方向,但從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階段來看,能源、電力消費仍處在較快的增長階段,未來5到10年仍處在達峰期,風電、光伏等新能源雖然高速發展,但仍難以完全滿足我國能源、電力消費增量部分的需求。煤炭、煤電行業在為新能源發展助力(煤炭應急儲備、火電靈活性改造與調峰調頻),讓出增量空間同時,也擔負著沉甸甸的能源安全兜底保障重任。因此,“雙碳”綠色項目不僅要包含新能源,也應包含傳統能源的清潔高效低碳化開發與利用?!笆奈濉逼陂g,能源工作將以能源安全新戰略為核心,以碳達峰和碳中和為方向,構建現代能源體系。與之相關的領域都應該納入“雙碳”綠色金融支持范圍,如煤炭洗選加工與清潔高效利用,煤電節能降耗與靈活性改造,電能替代,電網系統升級改造,地熱資源、天然氣、頁巖氣與煤層氣的開發利用,高耗能行業企業的技術工藝綠色低碳升級,節能節材與循環利用新工藝新技術,傳統能源企業向綠色低碳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等。

            三是要注意防范“雙碳”目標下的兩種風險,一種是傳統行業和企業轉型帶來的金融風險,另一種是新能源產業一擁而上帶來的金融風險。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其一,傳統“高碳”行業需要轉型發展,但轉型不可能一帆風順,也不可能全部成功。對于那些應轉型而未轉型的行業和盲目、不科學轉型帶來失敗的行業要引起金融系統的關注,需要金融機構通過建立健全相關預警機制,開展相關氣候和環境風險評估積極加以辨識,有效防范低碳轉型帶來的各種風險。其二,警惕運動式“減碳”下搶風口、追熱點項目帶來的資金泡沫。過快的“運動式”發展,容易寅吃卯糧,引發無序、過剩和泡沫。

            總之,我國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是中央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事關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氣候變化問題已經成為導致經濟和金融體系結構性變化的重大因素之一,具有“長期性、結構性、全局性”特征。任何工作的開展都要尊重規律,處理好各種關系,科學把握節奏。金融在經濟中處于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地位,關系到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只有在貫徹落實好中央提出的既定方針和原則要求,科學理解“雙碳”問題,全面把握“減碳”重點前提下,才能有的放矢發揮作用,促發展、防風險,最終助力“雙碳”目標的如期實現。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近親五十路六十被亲子中出

            <form id="rdb55"></form>
            <form id="rdb55"></form>

              <form id="rdb55"><nobr id="rdb55"></nobr></form>

                <form id="rdb55"></form>

                  <address id="rdb55"></address>